数字化转型的核心是打通信息流吗?


编辑导语:对许多企业来说,重构并优化生产流程、提高自动化水平,往往能够为数字化转型奠定比较好的基础。单纯谈数字化的打通,效果是有限的。

前些天看到有一篇文章,探讨了数字化转型的本质。文章的作者认为:数字化转型的本质是打通业务的信息流。这个观点有一定的道理,但却更多地是从数字化技术本身找答案,视野有些窄了。

4月份,孟晚舟有过一个发言,认为成功的数字化转型都是(业务)战略驱动的。在我看来,这个观点更有道理一些,但并不是所有企业都能做到的。

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,把数字化转型分成五个层次:

第一个层次购买或利用数字化工具;

第二个层次自主开发一些数字化技术(如工业APP);

第三个层次通过促进多方协同、资源共享、知识复用,用于提质、降本、提效率,本质上是优化现有的业务;

第四个层次业务拓展新的业务领域、市场或者进行生产方式的变革;

最高层次是通过技术创新开创全新的商业或生产模式。


在这5个层次中,前面两个层次基本上是技术或者战术问题,技术人员可以解决。达到后面的三个层次,则需要企业家、甚至优秀的企业家才能解决。其中,最后两个层次,属于典型的战略驱动。

一般来说,层次越高,数字化转型的价值空间就越大。低层次往往只能小打小闹,高层次才有可能大干一场。从这个角度看,孟晚舟的观点是有道理的。但各个企业的实际情况不同,只能做有条件做的事情。

把数字化转型看做“打通业务的信息流”,主要针对的是第三层次;而用(业务)战略驱动数字化转型,则是第四、第五个层次。

在数字化转型过程中,数字化技术是手段、甚至是重要手段。但在进行高层次的转型时,需要进行复杂的资源配置,数字化资源未必是最关键、最重要的手段。

殷瑞钰院士喜欢用CPS的概念描述智能化。殷院士经常强调:智能化要有物理侧的基础。比如,生产流程要顺、工序之间的接口要灵活,信息侧的智能化才便于发挥作用。脱离物理侧的数字化转型,能做的事情往往不多。

前面谈到,有人认为数字化转型的根本在于信息流的打通。换句话说,要消除信息的断点。

但是,如果生产流程对接不顺,物理上就会有断点。单纯的信息流打通有用吗?即便有用,最终的效果一定不理想。

另外,在生产过程中,人往往是业务活动中的断点。如果能更多地采用自动化设备,就易于消除物理侧产生的断点,也易于收集数据、打通信息流的断点。

所以,对许多企业来说,重构并优化生产流程、提高自动化水平,往往能够为数字化转型奠定比较好的基础。单纯谈数字化的打通,效果是有限的。越来越多的实践,证明了这个道理。

殷瑞钰院士经常谈到三流一态:物质流、信息流、能量流和设备状态。在钢铁行业,能量是个耗散的过程,能量流顺畅意味着生产过程的顺畅;设备状态的良好,意味着物理侧的健康。对多数离散制造业,能量流的重要性可能会差一点,但至少应该是“两流一态”。

制造企业搞数字化转型时,从“两流一态”的内涵提要求、做规划,效果往往更好。反之,如果数字化转型工作没有伴随生产流程的改造、自动化水平的提高,效果往往不会太显著。

是信息化还是数字化的辩论,对于企业来说,并不重要。企业在升级转型的过程中,需要计算机技术的支持,这个技术叫信息流、物质流都不重要,计算机技术能够带来的价值才是最重要的。

华为


最近更新于 2023-06-13 富态平湖2023-06-13 发布, 已阅 1759 次。